极速彩官网:清秀静谧 古雅沉浑——周中耀工笔花鸟画专题

周中耀是当代工笔花鸟画最具实力的画家之一,其早年研究宋代院体工笔花鸟画,继而研究近代工笔花鸟体系,在长期致力于工笔花鸟画的研究与创作中,打下了坚实的传统绘画基础。后吸收了西方绘画大师在艺术上的一些表现手法,再结合自己生活中的长期体验,创造出独特的艺术风格。其作品追求天趣自然、纵深层次、光感效果和神秘感。尤其注重立体与背景的融合,扩大了画的容量和境界,画风严谨精微,清逸秀丽,耐人寻味。

周中耀,号素心斋主,1945年生于湖南长沙。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作品曾赴法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南韩、台湾和香港等地展出,曾获湖南长沙市第四次优秀文艺成果奖等奖项。出版有《中国当代美术大家系列?周中耀》《周中耀工笔花鸟画技法解读》《周中耀工笔花鸟画新作选》、《周中耀工笔牡丹作品选》《周中耀工笔花鸟画集》等。作品天趣自然、线条精微、清秀静谧、古雅沉浑,艺术风格鲜明而独特,被誉为当代最具实力的中国工笔花鸟画家之一。

详情

点击更多

《孤清傲雪图》42×60cm 2009年作

周中耀:丹墨凝心路未央

纵览历史长河,历数中华遗产,工笔花鸟为奇葩一枝,立科于唐,成熟于五代,极盛于北宋,历代传承延续。其以特有艺语,映大自然花鸟草虫及人之精神情感,悠然呈现中华民族传统文脉与文化底蕴。历代花鸟画大家精妙绝伦的笔墨,令人目愉心悦,顿生慕意。余虽少小孤贫,业无专攻,却也无师涂鸦,从北宋花鸟入手,眼追手摹,数临不倦,乃知穷工极妍之写实画风;后追现代诸家,力得于非闇之严谨、陈之佛之古雅、刘奎龄之真切、邹传安之精微……时涉林步圃、勤写细观,遂成今作。余力求师法自然,承古出新,染中华之葩彩。

详情

天骨遒美 逸趣霭然——论周中耀的工笔花鸟画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美术研究所副所长)

在周中耀的绘画意识中,“工笔”与“重彩”这两个概念应十分清晰,故他的用笔能深得宋画之奥妙,并由宋贯通至唐,由花鸟乃至人物,甚至令人联想到南朝谢赫品画有关用笔的一系列用语。那是他的学养所在,但最终的表达还得依靠画家个人的领悟。此外,我以为最具个人艺术特征的还是他的染色法,至于其妙处,就是“朦胧”二字。

详情

《晓雾闲园》34×118cm 2002年作

诗意的情境——周中耀对工笔花鸟画光色与景深的探索

尚辉(《美术》杂志执行主编、艺术评论家)

周中耀的工笔花鸟画在当代中国画坛的脱颖而出,恰恰在于他的探索使工笔画在简略性与平面性之中进行了适度的深度空间运用,并因此在工笔花鸟画中形成相对鲜明的情境再造的学术性突破。其实,完全汲取写实性的深度空间,也许并不是件难事,难的是,在工笔花鸟画简略性与平面性的审美范畴内如何进行此种空间深度的引进,并在花与鸟的自然生态再造中怎样进行情与境的诗性提炼与升华。

详情

(节选自花鸟人间——周中耀工笔画艺术展研讨会发言)

余丁(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

我非常喜欢周中耀先生的画。第一个,从画面当中,我能感受到的是一个艺术家对于艺术的执着和认真,这个认真是周中耀先生对艺术是一丝不苟。一个艺术家之所以成功,他的勤奋刻苦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在周先生整个创作当中,仍然是以传统的花鸟题材为主,这个题材是传统的,也是中国工笔画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但是他加上了文人的诗意的表达,特别是我们乍一看,在他的绘画当中,他的书法,比如说瘦金书的一种配合,你会看到有一种宋画的感觉,但是看更多的作品以后,你会发现不是宋画,他远离了宋画的工笔的方式。

王平(中国国家画院艺术信息研究中心主任兼《中国美术报》执行主编)

作为一位工笔花鸟画家,周中耀先生有着一般画家难以企及的多方面绘画能力,他的工笔花鸟画能得到大家好评,得力于他的白描之功,得力于他的写意之功,得力于他的书法之功,得力于他的写生之功。周中耀先生的工笔画,画面看上去很唯美。看他的画,感觉是信手拈来,皆成妙构,虽千笔万笔不觉其繁,盖其能化繁为简;造型谨严却不刻板,盖其下笔痛快故能生动。 再有一点,周中耀先生的画追求中国画传统美学中的静、雅的境界,有古典绘画之美,但在艺术表现手法上却能做到随时代。他总是追求将丰富的大千世界纳入自己独特的艺术境界之中,其画多画“无我之境”。他的工笔花鸟画虽然吸收了写实绘画的造型法、设色法,但他能与他的传统画法和谐结合起来,画出清亮、清润、清和的效果。玉质和光的画面出来的是清雅之气,是诗般的意境。

王志纯(北京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

总的感觉,周中耀的画还是很有品格,很严谨、自然、很深入。简短地说,画的传统的修养,传统的脉络,传统的功底都是很深厚的,但是他把这个传统的宋画和近现代,很多画家的画都融到自然的一种个人的感受上,用一种自己的个性化的手法和语言表达出来,我觉得是形成了自己的一个特别的面貌。另外,他的画西画的因素很强,这是一个非常新的因素。我是很看中这个因素,对于气氛的渲染,对于空间深度的这种表达,还有那个枝干,这种塑造,这种东西在工笔画里头还是很新的元素,和传统的平面的这种工笔画是很不一样,他融合成一种新的样式,这个样式不同于郎世宁的中西结合。这也是他对中国当代中国画的贡献,贡献了一种很个人化的中西结合的一种新的样式。

《晨曲》68×137cm 2000年作

《玉质凝香》135×68cm 2002年作

微博关注

更多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