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博客】
  • 作品
  • 会员
  • 艺术家

热搜:

会员 摄影 绘画 书法 创意艺术 收藏 资讯 展览 观点评论 艺术商情 艺术生活 艺术家 画家 书法家 摄影师 商城

个人档案

文集列表(共90篇)

最新文章

精彩文章推荐

作者精选文章

用谜语留住乡土记忆——听四团镇乡土谜语传承人王火清讲述谜语故事

2019-01-18 15:20

(本社上海讯 特约编审 唐根华),近日,由上海原《邵厂志》主笔、四团镇的文史爱好者、知名作家王火清同志编著的《乡土谜语》一书华夏文化艺术出版社已结集出版,国际公开发行。


《乡土谜语》序 ▼

 ——姚金祥

 

在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甚至没有电灯、没有广播年代的农村,在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童年时的活动选项,往往是围坐在门口的场地上,猜着爷爷、奶奶们出题的一个又一个谜语。比如“有脚不会走,无脚走天下”(凳子、船只),比如“矮勃苏、眼睛多,吃红饭,拆黑污”(脚炉),比如“四四方方一块田,零零碎碎卖铜细”(豆腐),等等。我们这代人,每人随口都可以说出几个甚至几十个谜语。如今早已步入晚晴时期,但几十年前猜谜的情景却始终历历在目。


近日,原《邵厂志》主笔、四团镇的文史爱好者王火清先生拿着一本《乡土谜语》嘱我作序,我实在惊喜交集。惊的是他做事速度之快惊人。记得三四年前,王火清先生拿着施雪旺、瞿福根两位老干部和他自己共同搜集的部分乡土谜语希望《奉贤文史》刊登,但《奉贤文史》记载的都是有关奉贤的历史资料,具体的方言词汇、诗歌创作、乡土谜语等不在刊登范围,故我建议他进一步搜集整理,出版一本乡土谜语专集。想不到如今王火清先生真的已经搜集编撰成书稿。喜的是他采集的谜语如此众多,总量八百多个,收入集子的有五百八十多个,而且整理成了动物、植物、食品、自然、地名、生活生产、文体、人体、交通等九个部分,特别值得高兴的是,还被批准列入了奉贤“非遗”项目。


我对谜语非常喜欢,但素无研究。只感到它产生的历史久远,是民间文学一宝、传统文化一宝。猜谜语,奉贤方言叫“猜谜谜子”。谜语有事物谜和灯谜(文义谜)两大类别。《乡土谜语》中的谜语,主要是流传在奉贤特别是四团一带东乡民间的谜语,绝大多数是事物谜。仅在“地名”中有少量的文义谜,如“双喜临门”(重庆)、“一路平安”(旅顺)等。粗略皋读《乡土谜语》后,有几点粗浅感悟,请教于作者和读者。


从《乡土谜语》,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奉贤农村社会生活发展变化的步伐。比如连枷、纺纱锭子、梭子、水车、火柴、油灯、马桶、搭碗、镰刀、锄头、扁担、石磨、磨刀石、蜡烛、灯笼、芦花蒲鞋、脚炉、铡刀、牛头车(独轮车)、水烟筒、罱泥等谜语所反映的,是奉贤农村的旧事物、旧模样,烙上的是千百年来稀有变化的农耕文化印记。而手表、闹钟、电灯、消防车、拖拉机、电扇、公交车、避雷针、电熨斗、轧粉机、照相机、手电筒、救生圈、皮鞋等谜语则表时,新中国建立后,奉贤农村逐步变化,农民的生活陆续好转。再后,空调、冰箱、洗衣机、收音机、电磁波、洒水车、立交桥、摩托车、红绿灯等内容进入谜语,则明确反映了改革开放年代的新事物、新成果。


从《乡土谜语》,我们可以感受到它所传播的是满满的正能量。比如“春耕它来到,秋收没处找,常催快播谷,年年来一遭”,传播的是布谷鸟的助人为乐;比如“身小力不小,团结又勤劳,有的搬粮食,有的挖地道”,表扬的是蚂蚁的团结、勤劳;比如“海上一只鸟,跟着船只跑,冲浪去抓鱼,不怕大风暴”,歌颂的是海鸥不畏浪涛、搏击长风的精神;比如“身上长着满身毛,路边河边吃青草,为了别人穿得暖,愿意剪掉身上毛”,称赞的是绵羊的自我牺牲精神;比如“有只鸟,本领高,尖嘴会给树开刀,钩出害虫一条条”,点赞的是有专业技术的啄木鸟。而“长脚小儿郎,吆喝入洞房,偷吃朱砂酒,拍手一命亡”以及“两边小胡子,生的小牙齿,贼头又贼脑,喜欢偷油吃”,则是对吸血者(蚊子)和偷油者(老鼠)的极力鞭挞。


从《乡土谜语》,我们可以明显地欣赏到劳动人民口头创作的丰富多采。灯谜的谜底范围,要比民间的事物谜广泛得多,猜起来难度比较大,主要流传在有一定文化修养的成人之中。但事物谜,由于主要是在劳动人民中口口相传,所以它具有语言通俗,形象生动、朗朗上口的特点。奉贤流传的民间谜语也不例外,有些谜语读着甚至可以自然而然地令人哑然失笑,比如“我不嫌你老,你莫嫌我小,剪刀来做媒,一世同到老”,这个谜语把果木生产中的“嫁接”技术拟人化,好像是一对老少配的夫妻,趣味横生。再如“不洗倒干净,洗洗不干净,不洗有人吃,洗了没人吃”,用一种类似绕口令式的语言,形象地说明了保护水环境的重要性。


从《乡土谜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奉贤民间谜语的地方特色。奉贤是江南水乡的一部分,水乡特色在谜语中十分鲜明。奉贤靠海,又多浦塘泾浜,如黄浦、和尚塘、金汇塘、横泾、程何浜等等,故与水有关的谜语,也就非常多。如螺蛳、虾、鱼、蟹、蚌、海鸥、带鱼、乌龟、彭蜞、泥鳅、鳖、萤火虫、黄泥螺、莲藕、腰菱、茭白、水、冰、钓鱼、救一圈、罱泥等等谜语即是明证。比如“罱泥”,是件农活,谜面为“姐妹两个一样长,放下去,张开来,立起来,闭拢来,拖进船,倒出来”,把罱泥时的动作分解得活灵活现,十分清楚明白,只要是见到过罱泥的人,都能猜出此谜。甚至食品“馄饨”的谜面,也都与“东海洋”“潮水”“网”有关:“白布包菜秧,一记抛到东海洋,听到潮水响,拿起网来张。”把下馄饨的辛苦劳动说得趣味无穷。我万分钦佩我们奉贤人的祖先,他们几乎把日常生活中所经历过、看得到的各种事物,都融入到了民间谜语之中,为后代奉贤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从《乡土谜语》,我们还可以记住难以忘怀的乡愁。谜语集中的许多事物谜,不仅像我在本文开头写的那样,看后就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的谜语故事,而且现在许多事物都很少见到,有的已远离我们而去。但通过谜语,比如“动物”中的刺猬、布谷鸟、蚕、纺织娘、萤火虫,“生活生产”中的闹钟、火柴、顶针箍、灶山、经圈、犂头、纺纱锭子、织布机、连枷、水车、秤、线团、灯笼、小瓦、锯板、门闩等等,可以永远地记住它们,不必担心它们被历史所遗忘。


王火清先生采集乡土谜语,可以说到了痴迷的地步,不仅自己肚皮里的全都挖了出来,而且还走村访宅,四处采集,几乎跑遍了四团全镇,利用各种场合,逢人便问,有收获就记下。正是此种日积月累、锲而不舍、永不放弃的做事态度和办事精神,才成就了今日的成功。


我在衷心祝贺《乡土谜语》出版的同时,写下上述文字,聊以为序。


二O一八年十二月


作者简介▼

作者近照▲


王火清,1943年2月生,初中文化,农业技术员和助理政工师职称,奉贤区四团镇杨家宅村良民13组人。清贫农家出身,1961年初中毕业回家务农,在农村先后任生产队会计,大队民校群师组长,党支部政宣委员、大队长,党支部书记等职,1984年7月调至平安乡开发公司(邵厂筹建组)工作,1985年任副业大队党支部书记,邵厂建乡后先后任邵厂居委,事业支部党支部书记和镇党校常务副校长等职,1998年退休。因本人是一名土记者,退休后先后被奉贤报社、县广播电视台和东方城乡报聘为特约记者(通讯员)和特约通讯员,以强烈的事业性和责任感,写了大量的新闻稿件,分别在区和省市级媒体上发表,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表彰和奖励,成了全区闻名的腿勤手勤的土记者。同时还主笔编写了一部32.5万字的《邵厂志》,并在2000-2004年的区年鉴中采写了原邵厂镇和平安镇的有关资料,还参与上海改革开放二十年系列丛书《奉贤卷》和《平安续志》的撰写工作,著作有《王火清新闻作品选》和《乡土谜语》等,在社会上积极参加家乡的各项政治活动,曾多次获得镇“十大标兵”、优秀共产党员和区优秀志愿者等荣誉称号。在从事新闻工作的实践中,因本人文化功底浅薄,写不好文章,好在较早领悟“先天不足后天补”的真谛,始终恪守“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信条,发奋学习“爬格子”,不断充实自己,并有所收获,粗略算来有100多万字,但因3次建房和1次动迁不少文稿散失。这些文稿既反映了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小浪花,也记录了我个人在人生旅途中的足迹,为了积累资料,不使流失,出版过一本《王火清新闻作品选》,今出版的《乡土谜语》为第二本著作,在此我要向当地领导和关心我采访的同志致以诚挚的谢意。  



用谜语留住乡土记忆

 ——听四团镇乡土谜语传承人王火清讲述谜语故事

 

流传在民间的谜语,是先民智慧的结晶,是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四团镇,76岁的王火清就是这样一位“收谜成瘾”的人。他花了整整3年多时间,收集了当地583条乡土谜语,并梳理成册;他坚持每年在学校、社区和企业用方言讲解乡土谜语,唤起了越来越多的四团人对乡土文化的眷念与热爱。他说,要用谜语留住一份乡土记忆。


镇内镇外四处寻“宝”


专注从事“收谜”工作,要从3年前说起。3年前,王火清做了一个决定:收集和整理四团乡土谜语,致力于乡土谜语的发扬和传承。


他首先通过回忆整理出自己小时候猜过的谜语。他陆陆续续整理出了上百条四团乡土谜语。为了找到更多谜语,他还养成一个习惯,不管走到哪里,凡是碰到70岁以上的老人都会向对方打听老谜语。


这些年,他陆陆续续走遍了四团每个村。又听说,有些同乡人在镇外居住,他便一次又一次往镇外跑,就为了和他们聊聊过去的事。通过这种方式,他也收集到了不少宝贝。


谜面反映时代变迁


乡土谜语收集过程,其实就是展示时代变迁的过程。王火清介绍,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有农户编了一则“三头六眼八脚,两头计算策划,中间性命不着”(谜底是二人扛着卖猪去)的谜语,就生动反映了当时家家户户以养殖业为主的生产情况。又如“夜里躺壁脚,日里翻跟头”(谜底是脱粒麦子的工具),就说明了当时农民还是靠体力来劳动的,且劳动工具也很落后。


为了让谜语更成系统,王火清还对同主题谜语进行分类,至今共有动物、植物、食品、自然、地名、生活生产用品、文娱体育、人体共8篇。在四团当地,就有不少人将谜语作为生动教材,说给孩子听。


王火清说,四团乡土谜语,是奉贤唯一乃至整个上海都所剩不多的传承了数百年的口传文化。他希望通过努力,让这一富有乡土特色的文化遗产能够广为流传,“勾起越来越多人的乡愁”。


记者:孙燕


 用民间谜语留住乡愁


流传在民间的谜语,是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奉贤区四团镇,76岁的王火清就是这样一位收谜成瘾的人。他花了三年多时间,收集了当地583条乡土谜语,并梳理成册;他坚持每年在学校、社区和企业用方言讲解乡土谜语,唤起越来越多的四团人对乡土文化的眷念与热爱。他说,要用谜语留住一份乡土记忆。


 乡土谜语  流传百年

 

乡土谜语,是奉贤东部地区的先民们把生产生活中的经验和见闻,用通俗易懂形象化的语言编写而成,早在清代就已流传开来。


王火清是土生土长的四团人,从小就在农村长大。他记得小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干完农活休息时,就常常给孩子们出谜题。比如“一个小抽头,抽出来全是小囡头”(谜底是火柴),“红口袋,绿口袋,有人喜欢有人讨厌”(谜底是辣椒)。猜谜的过程中,老老少少们放松了心情,也增进了感情。因此,许多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奉贤人都对乡土谜语有种天然的亲切感。

 

八方“收谜”  记忆乡土


王火清收集谜语有自己的秘诀。他首先通过回忆整理出自己小时候猜过的谜语。有段时间,他随身带着笔和纸。有时走在路上,突然记起了一个谜语,赶紧掏出笔和纸记下来,这样陆陆续续整理出上百条四团乡土谜语。为了找到更多谜语,他还培养了一个习惯,不管走到哪里,凡是碰到70岁以上的老人都会向对方打听谜语。这些年,他陆陆续续走遍了四团的每一个农村。又听说,有些同乡人在镇外居住,他便一次又一次往镇外跑,就为了和他们聊聊过去的事。通过这种方式,他也收集到了不少宝贝。

 

谜面生动  记录时代

 

乡土谜语收集的过程,其实就是展示时代变迁的过程。王火清介绍,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有农户编了一则“三头六眼八脚,两头计算策划,中间性命不着”(谜底是二人扛着卖猪去)的谜语,就生动反映了当时家家户户以养殖业为主的生产情况。又如“夜里躺壁角,日里翻跟头”(谜底是麦子脱粒的工具),就说明了当时农民还是靠体力来劳动的,且劳动工具也很落后。


为了让谜语更成系统,王火清还对同主题的谜语进行分类,至今有动物篇、植物篇、食品篇、自然篇、地名篇、生活生产用品篇、文娱体育篇、人体篇共八篇。在四团当地,就有不少人将谜语作为生动的教材,说给孩子听。


王火清说,四团乡土谜语,是奉贤唯一乃至整个上海都所剩不多的传承了数百年的口传文化,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一富有乡土特色的文化遗产能够广为流传,“勾起越来越多人的乡愁”。

  

记者: 李一能

通讯员: 孙燕

点评

收起评论

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标题:

我还没有账号,点击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