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博客】
  • 作品
  • 会员
  • 艺术家

热搜:

会员 摄影 绘画 书法 创意艺术 收藏 资讯 展览 观点评论 艺术商情 艺术生活 艺术家 画家 书法家 摄影师 商城

个人档案

文集列表(共1篇)

最新文章

精彩文章推荐

作者精选文章

没有精选文章

画坛学步 园丁育苗

2010-02-02 11:38

画坛学步路漫漫   园丁育苗情殷殷

刘瑞兆

24年,弹指一挥间,看着发表的数以千计的作品,闻着油墨的芳香,我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不由得想起了哪些令人难以忘怀的往事。

我的大哥爱画画,受哥哥的影响,我从小就喜爱绘画。上中学时,时常写写画画,并办出了学校质量最好的黑板报。1972年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这时候,是户县农民画火红的年代,我非常想成为“红画兵”(当时的名称)的一员,但问题是苦于没有机会,只能在家里默默地画画。1974年,19岁的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情,身穿粗布衣,脚踏棉窝窝,走进了我心目中的圣地----户县文化馆的大门。粗糙的双手拿着自己精心绘制的《在广阔的天地里》等几幅画,壮着胆子,敲开了户县文化馆美术干部刘群汉老师办公室的门。我的心怦怦直跳,怯生生的把画递给刘老师。

“不错,不错,画的可以。”刘老师用洪钟般的声音说。然后他又给我的画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鼓励我好好画画,将来一定有出息。走时又给我了一沓速写纸。回到家里,我把这事给父母亲说了,父母亲也很高兴,并为我准备好了画画的桌子,让我好好学画。此后我又几次拿着画请刘老师赐教,均使我受益不浅。

19743月初的一天,对我来说,真是喜从天降,户县有关部门给我村来了个通知,点名叫我去户县参加美术班。在当时,县上给农村娃的我来通知,真使我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在生产队的打井工地上,乡亲们都惊讶的说:“县上都知道联联(我的乳名)能画画,咱联联真行。”

到了美术训练班,我才知道是刘群汉老师点名要我的。美术班除我是新手外,其他都是老作者,他们都是复制自己的作品以备出国展览。刘群汉老师要我认真学习观摩各个老作者的绘画技艺,提高自己的绘画水平。在这次训练班上,我创作了一幅《深夜不眠》的作品,一星期后就被《陕西日报》以“户县农民  刘瑞兆画”的署名方式发表了。而后,这幅画又被人民美术出版社《连环画报》·《群众艺术》·《陕西新闻图片》四家报刊发表了五次,其中三家报刊发表的是彩色画。这幅画是我发表的处女作,是在刘群汉老师辛勤指导下创作完成的。刘群汉老师是我学画的引路人,是我美术创作起根发苗的培育人。

19747月,在美丽的渼陂湖畔----玉蝉乡陂头村,我又有幸参加了一次农民画创作大战。在这次创作学习班上坐镇指挥的是举止文雅·风度翩翩的丁济棠老师。我连续几次设计出了创作草图,均被丁济棠老师以“一般化”和“没新意”而“枪毙”了。我六易其稿,按照丁老师的赐教,设计出了《会前》一画的草图,丁老师一看连连呼好。《会前》一画创作成功了。在300多幅农民画新作中,有21幅被选中参加197410月由国家文化部主办的“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会前》也名列其中,有幸进入了中国美术的最高殿堂------中国美术馆。这幅画完全是在丁济棠老师的指导下出世的。

我,一个初出茅庐,年方19的农村娃,在丁济棠·刘群汉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师的关照下,只参加了两次学习班,就“爆炸了两颗原子弹”(当时人们对我的评价),“新秀”·“聪明能干”·“脑子特别好用”的赞语不胫而走。

我从此在户县农民画这个时代画坛上走红了。

-------金秋送爽进北京。197410月初,我正在田间种麦子,接到了去北京参观的通知。乐得我想跳跃,乐的父母直笑,乡亲们也奔走相告。我首次进京,入夜,金碧辉煌的北京站·天安门·中国美术馆等景点,真使我有“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感觉。丁济棠老师带着我们一群农民画作者,围坐在金水桥边,说今天,谈明天,当时的情景可谓是“金水桥畔话今昔”的画面。北京之行对当时的我来说,是最高的奖赏。后来,我尽管时常进京,但第一次那种心境是永远体会不到的!

------被选为连环画创作组成员。说实话,搞美术创作,构思是我的强项,这也是许多作者公认的,因为我毕竟构思出了许多令人称赞的画稿。丁老师也一直说我的题材储备多,点子多,有时还叫我把自己的题材让给美术班的其他一些作者来画。但另一方面由于我画龄不长,画技远不如其他老作者。197411月,连环画组成立了,一共四个人。宋厚成·程敏生·白绪号都是画功很精的农民画老作者,我是画功较差的新手。当时,我们连环画组,在宋村公社大良村住了一个月,在五竹公社兆丰桥戚家堡住了一个月,在甘河公社宋村住了一个月。我们每住一个地方,一边画连环画,一边为村里办美术训练班。谢志安·刘群汉·丁济棠老师也时常骑着自行车不怕路途遥远,检查指导我们的创作。我们在每一个村子都由群众一家一天的轮流管饭。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创作,连环画《校园内外》完成了,并在《延安画刊》与读者见面了。

---------送我上主席团,选我为先进人物。1975年初春,影响颇大的户县农民业余美术作者代表大会隆重召开了。这次会议是一次辉煌历史的总结,也是再创辉煌的开端,是户县农民画历史上一次十分重要的空前盛会。在这次会议上,我被推荐到仅9个人的主席团里,并领受了以中共户县县委名义发给我的奖状。我坐在高高的大会主席台上,看着德高望重·甘为人梯的老师却坐在台下,看着许多老资格的老作者坐在台下,我深深地理解了老师们------这些令人敬仰的伯乐们扶持新人的良苦用心。

----------送我进年画学习班。在1975年桃花盛开的日子里,我们在白庙公社王家坊和祖庵公社北寺村进行了紧张的创作活动。这是一个高档次高质量的美术创作班。老作者白绪号待人热情且画艺精湛。他和我同村,也是时常帮助我提高画艺的老师,在老作者群体中,他帮我最多。在这次年画创作班上,我与白绪号合作的年画《姐姐又得好成绩》,因构图丰满·色彩鲜艳·气氛热烈·人物造型美,被陕西人民出版社彩色印刷10万张,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这幅画还被作为《一九七六年农历》一书的封底,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这幅画是在丁济棠·王志杰等老师的辅导下完成的。丁老师建议将画题《姐姐打靶回来了》改为《姐姐又得好成绩》,王志杰老师又亲笔写上了画中的一幅对联,老师们的墨迹和智慧皆融进了我们合作的画中。

---------送我到治河工地美术创作班。1975年冬到1976年,户县人民治理太平河的战役打响了。我打起背包,也加入了这场劳动强度特别大,劳动时间特别长的苦战之中。当时,我年华正茂,也有力气,手舞铁镐,每天10多个小时的大干,每顿饭吃一斤左右的馒头,每天吃2---3斤粮,有时还感到肚子饿。在有限的工间休息时,其他人休息,我们这些美术作者还要抽空画速写·画素描。晚上,别人睡了,我们还在办理工地宣传快报和战地速写集锦等宣传板报。“一支画笔一把锨,农民画家到河滩,舞锨斗地也斗天,画笔绘出英雄汉。”这几句话就是工地农民画作者的真实写照。

在治河工程的后期,我又被刘群汉老师点将,参加太平河工地美术创作班,在刘老师的指导下,我又创作了《我是喜鹊》·《天上银河落太平》·《我爱我的绣花针》等反映工地生活的画。在工地召开庆功大会前夕,刘群汉老师要求我们工地上的美术作者为劳动英雄画像,拟在庆功会上展出治河英雄谱。刘老师分配任务后,我总感到需要画的英雄太多,英雄画不完,任务太重。由此我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想着,大概是有感而发吧,居然想出了一段诗来,我立即将这首诗整理出来,第二天早上就交给了我由衷敬仰的户县文化馆馆长谢志安老师(谢老师也一直在治河工地上东奔西忙)。尔后,这首诗又被收入《画乡诗浪》一书。这首诗的题目是《我在工地画扫描》,全诗共30句,其中最后一段是:“我在工地画素描,激动的心潮逐浪高,画呀,画不尽工地的万千气象;描啊,描不完工地的英雄如潮,千画万画一句话:毛泽东时代尽英豪!”

--------多次会见外宾,宣扬中华文化。由于自己的嘴能“谝”两下,户县有关部门总是叫我会见外宾,有时感到是比较难对付的老外,也专门叫我去会见。因此,我曾以农民画家的身份会见了来自美国·日本·西德·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新加坡·菲律宾·英国·墨西哥·阿根廷·阿尔巴尼亚·泰国·法国·丹麦·加拿大·老挝·香港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访华团,以比较流利的对话,回答了外宾们提出的各种(包括善意和恶意的)提问,受到了文化部门和外事部门的赞誉。户县1976年第10期《外事情况》载:“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复员军人友好访华团一行18人来户县,农民画家刘瑞兆会见了外宾。年近六旬的团长海曼,在1945年重庆谈判时,曾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宴请,海曼还给毛主席和乔冠华外长照过相,他们都致力于中美友好活动。刘瑞兆把当场给海曼团长画的头像速写赠予团长,全场顿时活跃起来,笑声·掌声·喝彩声,连成一片。”

我爱农民画事业,我也爱绿色军营。197612月征兵时,我应征报名,体检·政审一路顺利,但在最后定兵时,我被取消了入伍资格。原因很简单:刘瑞兆是农民画骨干作者,不能走。这对于当时已经21岁,已是当兵最后年龄的我来说,真是晴天霹雳。任我向户县武装部刘政委·杨副政委哭诉,任李凤兰·张春霞等老师·作者前往武装部找人说情,均无济于事。此时,我心灰意冷了。谁知,十多天后的一天里,突然喜从天降,入伍通知书发给了我,并要求立即集体洗澡,第二天换军衣。此时,我真是心儿醉了。到部队后,接兵首长才告诉我,那天定兵会刚开,户县武装部领导先拿出一个条子,说有三个人不能走,第一个就是你刘瑞兆。所以,定兵会上就没有了你。会后,接兵部队据理力争,并向上级有关部门“告状”,和户县武装部“打官司”,所以才在10多天后将你刘瑞兆“抢”到了部队。接兵首长说,接你这个兵,真是费了劲呀。由此,我就走进了绿色军营。不用说,户县文化馆的老师是痛心的,因为户县武装部不同意我当兵只是表现在前台,而真正的后台是知我·信我·用我·爱我的文化馆老师。我理解老师们挽留我的良好愿望,但这个时候,我“背叛”了老师,老师们也是有的同情我,有的责怪我。后来,我用自己的行动为户县农民画争了光,为画乡父老添了彩。当初责怪我的老师们也由衷的说:看来,你当兵这条路是走对了。

在部队里,我当过连队战士,也担任过电影组组长·团政治处书记·连队的指导员等职务,但更多的是担任新闻干事·文化干事。除了文字工作,美术创作之缘是永远和我难以解开的。我画了500多幅幻灯片,还画了大量的反映军营生活的漫画,发表在军内外报刊上。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的五六年时间里,我的画稿时常以很高的数量发表在兰州军区的《人民军队》报上,以至于兰州军区当时的战士和干部都喜闻乐见这种美术形式。报纸一到,他们不一定看完每一篇文章,但肯定要看一下报纸上发表我的幽默连续画。我除了向本军区报刊发稿外,还向济南军区《前卫报》·广州军区《战士报》·乌鲁木齐军区《战胜报》·成都军区《战旗报》·沈阳军区《前进报》·《人民海军》·《人民武警报》等军内报刊寄稿并得到发表。部队驻兰州时,我向甘肃的大小报刊发稿,部队驻内蒙古时,我就向内蒙古的报刊发稿。后来,我进一步拓宽了“进攻”的方向,向全国各地报刊上投稿,从而出现了我在全国19个省95家报刊·电台·出版社,发表·播出和出版拙作1200多篇(幅)的效果。

在部队,我还领衔(任绘画组组长)绘制了陆军某团从战火纷飞的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西藏平叛时期·甘南剿匪时期·出国援外时期到80年代的大型团史展览。这个团史展览受到了时任兰州军区政委肖华将军的称赞。

我作为部队的新闻干事,既写新闻报道,又画新闻漫画,从而使我所在的部队每年刊稿数量在兰州军区司令部系统和兰州军区空军系统年年名列前茅。我所在部队多次被上级单位评为新闻工作先进单位。我为自己所在部队赢得了荣誉,当然,我也因此多次立功受奖。

近年来,我的许多作品被国人收藏,但更多的是被外国来宾所收藏。我为自己的画被人们认可感到高兴,但我更为自己的作品能够漂洋过海进入世界各地以宣扬中华文化而引以为豪。

      

      (此文原载《户县农民画春秋》一书·此书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省户县委员会编·段景礼主编·中国档案出版社·1999年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点评

收起评论

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标题:

我还没有账号,点击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