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彩官网:赏梅兰竹菊,品中国精神
编者按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文环境的变化,传统文化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渐行渐远。为进一步弘扬我国的传统文化,彰显历代文人画所传达的精神意蕴,图说天下网继上期推出“图说中国传统文化专题系列——牡丹”后,本期推出“梅兰竹菊”四君子专题,希望读者朋友们能从中获得新的感悟。

梅花、兰花、竹子、菊花谓四君子,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千百年来以其清雅淡泊的形象,一直为世人所钟爱。

在花鸟画这一门类里,国画梅花、国画兰花、国画竹子和国画菊花是画家常常喜欢表现的对象。这正反映出中国画的象征性:中国传统观念认为,这些花花草草具有高尚的品德,好比人中“君子”。“君子”是中国哲学里的一个重要范畴,指具有很高道德修养的人,仅次于“圣人”。

梅兰竹菊的题材始终伴随着中国花鸟画的发展。究其原因,这里映衬出的不仅是由于“四君子”本身的自然属性而呈现出的一种自然美,更重要的是古人把一种人格力量,一种道德的情操和文化的内涵注入到“四君子”之中,通过“四君子”寄托理想,实现自我价值观念和人格追求,最终“四君子”成为古人托物言志,寓兴自我,展示高洁品格的绝佳题材。

此外,梅的高洁傲岸、兰的幽雅空灵、竹的虚心有节、菊的淡雅清贞与中国文化历来推崇的个人情操相符合,春兰、夏竹、秋菊、冬梅亦被赋予了丰富的“时间秩序”和“生命意义”内涵。

梅兰竹菊四条屏 韩敏

兰花蝴蝶 1977年 唐云绘

梅兰竹菊作为主角出现在国画中,始于宋代,并且以竹为先。此前,虽然梅兰竹菊也多有入画,但都是作为背景起到衬托作用而已。到了北宋,就不断有文人骚客提到竹子的君子之风了。特别是苏轼留下的这段传唱千古的名言——“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医……”苏轼与好友文同都爱咏竹、画竹,并有墨宝流传至今,像文同的《墨竹图》,苏轼的《潇湘竹石图》。文同的墨竹,在当时就被苏轼誉为“得其情而尽其性矣”。到了明清时期,梅兰竹菊“四君子”已经被人们普遍接受,并在民间广为流传。就连那时的建筑,,无论是木雕还是砖雕,都采用了大量梅兰竹菊的题材。

梅兰竹菊的品格及外在表现,是以深厚的民族文化精神为背景的。梅兰竹菊,占尽春夏秋冬。梅高洁傲岸,兰幽雅空灵,竹虚心直节,菊冷艳清贞。中国人在一花一草、一石一木中负载了自己的一片真情,从而使花木草石脱离或拓展了原有的意义,而成为人格襟抱的象征和隐喻。

“独天下而春”,作为传春报喜、吉庆的象征,从古至今一直被中国人视为吉祥之物。“梅具四德,初生为元,是开始之本;开花为亨,意味着通达顺利;结子为利,象征祥和有益;成熟为贞,代表坚定贞洁。”此为梅之“元亨利贞”四德。梅开五瓣,象征五福,即快乐、幸福、长寿、顺利与和平。此外梅探波傲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是为高洁志士;

梅花图 霍春阳绘

梅花图 霍春阳绘

外形简洁素雅、叶形细长柔软,花姿优美、素淡幽香,具有“色清、气清、神清、韵清”气质。兰品被当做人品的象征,兰骨是风骨的写照,通过借助兰花来寄予感情、节操,成为中国知识分子追求崇高志向、远离污浊政事、保全自己美好品格的化身,传达着自身热爱国土、至死不渝的坚贞信念。此外,兰花幽香清远,只能生长在幽谷净土,香雅怡情,是为世上贤达;

四季常青象征着顽强的生命、青春永驻;竹子空心代表虚怀若谷的品格;其枝弯而不折,是柔中有刚的做人原则;生而有节、竹节必露则是高风亮节的象征。竹的挺拔洒脱、正直清高、清秀俊逸也是中国文人的人格追求。

题竹画 范曾绘

留得清气满乾坤 邱德镜绘

中国文人人格和气节的写照,被赋予了隐士的灵性和斗士的意志,是高洁品格的象征。另外,菊花历来还被视为孤标亮节、高雅做霜的象征,代表着名士的斯文与友情。

(一)、梅花

梅花最令人倾倒的气质,是一种寂寞中的自足,一种“凌寒独自开”的孤傲。它不屑与凡桃俗李在春光中争艳,而是在天寒地冻、万木不禁寒风时,独自傲然挺立,在大雪中开出繁花满树,幽幽冷香,随风袭人。

从梅花的这一品性中,中国诗人们看到了自己的理想人格模式,就是那样一种“冲寂自妍,不求识赏“的孤清,所以诗人常用“清逸”来写梅花的神韵,如宋代“梅妻鹤子”的林和靖那著名的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清逸”不仅是古代隐士的品格,而且是士大夫的传统文化性格。梅花所表现的正是诗人共有的一种品质,因而诗人倍加珍爱。

梅花以清癯见长,象征隐逸淡泊,坚贞自守。那“高标独秀”的气质,倜傥超拔的形象,使诗人带着无限企慕的心情,以一往情深的想象,盼望与梅花在一起深心相契的欢晤:“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梅花的冷香色,含蕴着道德精神与人格操守的价值,因而深为诗人所珍视。

清香 陈海涛绘

(二)、兰花

空谷生幽兰,兰最令人倾倒之处是“幽”,因其生长在深山野谷,才能洗净那种绮丽香泽的姿态,以清婉素淡的香气长葆本性之美。这种不以无人而不芳的“幽”,不只是属于林泉隐士的气质,更是一种文化通性,一种“人不知而不愠”的君子风格,一种不求仕途通达、不沽名钓誉、只追求胸中志向的坦荡胸襟,象征着疏远污浊政治、保全自己美好人格的品质。兰花从不取媚于人,也不愿移植于繁华都市,一旦离开清幽净土,则不免为尘垢玷污。因此,兰花只适宜于开在人迹罕至的幽深所在,只适宜于开在诗人们的理想境界中。

宋人郑思肖在南宋灭亡之后,隐居吴中(今苏州),为表示自己不忘故国,坐卧都朝南方。常画“露根兰”,笔墨纯净,枝叶萧疏,兰花的根茎园艺,不着泥土,隐喻大好河山为异族践踏,表现自己不愿生活在元朝的土地上,不与统治者同流合污的气节。寥寥数笔,却笔笔血泪。倪瓒曾为其题诗:“只有所南心不改,泪泉和墨写《离骚》。”所以,诗人爱兰咏兰画兰,是透过兰花来展现自己的人格襟抱,在兰花孤芳自赏的贞洁幽美之中,认同自己的一份精神品性。

兰花图 齐白石绘

清香 陈海涛绘

(三)、竹子

竹在清风中簌簌的声音,在夜月下疏朗的影子,都让诗人深深感动,而竹于风霜凌厉中苍翠俨然的品格,更让诗人引为同道,因而中国文人的居室住宅中大多植有竹子。王子酞说:“何可一日无此君!”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朴实直白的语言,显示出那悠久的文化精神已深入士人骨髓。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凉爽的闲庭中,翠竹依阶低吟,挺拔劲节,清翠欲滴,婆娑可爱,既有梅凌寒傲雪的铁骨,又有兰翠色长存的高洁,并以它那“劲节”、“虚空”、“萧疏”的个性,使诗人在其中充分玩味自己的君子之风。它的“劲节”,代表不屈的节操;它的“虚空”,代表谦逊的胸怀,它的“萧疏”,代表诗人超群脱俗 。

(四)、菊花

如果说,冬梅斗霜冒雪,是一种烈士不屈不挠的人格,春兰空谷自适,是一种高士遗世独立的情怀,那么,秋菊财兼有烈士与高士的两种品格。晚秋时节,斜阳下,矮篱畔,一丛黄菊傲然开放,不畏严霜,不辞寂寞,无论出处进退,都显示出可贵的品质。

两千多年以来,儒道两种人格精神一直影响着中国的士大夫,文人多怀有一种“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思想。尽管世事维艰,文人心中也有隐退的志愿,但是,那种达观乐天的胸襟,开朗进取的气质,使他们始终不肯放弃高远的目标,而菊花最足以体现这种人文性格。咏菊的诗人可以上溯到战国时代的屈原,而当晋代陶渊明深情地吟咏过菊花之后,千载以下,菊花更作为士人双重人格的象征而出现在诗中画里,那种恬淡的疏散气质,与诗人经历了苦闷彷徨之后而获得的精神上的安详宁静相契合。因而对菊花的欣赏,俨然成为君子自得自乐、儒道双修的精神象征。

第一步为出枝:先用笔蘸调淡墨,括干后再蘸深墨,以中锋画出最前面的枝条;注意行笔过程中枝条留白断开,以便填花。第二步用淡墨圈出花朵:注意花朵的聚散和正侧偃仰的表现,花朵与枝干需反复交替进行,画好一部分旁枝后开始画花。花画得差不多时,再在花中穿插枝梢,而后再补些花,或再添些细枝梢,这样交替进行,逐步完善。第三步,处理花心、剔花须、点蕊头、花蒂,用较秃的笔以中锋浓墨为佳,花朵的正反背侧往往通过点心才能表现出来。第四步点苔:有不足之处再作充实调整。

香雪 成喜绘

兰一花五瓣,点花时,一种是纯墨色的浓淡点法,另一种是草绿蘸淡花青或草绿蘸淡胭脂的色瓣点法。先点内瓣两笔,再点外侧瓣三笔,行笔要起伏较大,点得飘逸潇洒,用行书笔法行笔要笔笔衔接贯气,笔断意连。

画叶称撇叶,意味着其用笔等同于楷书的“撇”法。撇叶一般用浓墨,与淡色花相互映衬,但有时考虑到层次也用淡墨。每株兰叶在五笔至七八笔之间,先从简单入手练习右撇式和左撇式:第一笔长,自下而上随行笔的提按间粗间细;第二笔仍朝右撇,较短;第三笔朝左撇,与第一笔相交呈“凤眼”状。在叶的组合上,长短、粗细与疏密要有变化,穿插交错有致。

幽兰 陈玉圃绘

谨记“笔在心里、心在笔端、胸有成竹、枝枝连叶、叶叶连枝”的创作秘诀,注意黑、灰、白的处理和水墨浓淡变化;构图应有章法,疏密得当;枝干应挺拔有力,所谓“竿如篆,节如隶”,就是强调以书法入画,枝分左右互生,不可只偏一边,节枝有粗细各一,老枝节粗健,新枝节润圆,老竿断枝多用破笔,浓淡干湿要分阴阳;竹叶组合用笔,分为“个”“介”“少”“分”等几种构图,叶多枝少如在竹外观,枝多叶少如在竹林间。

墨竹图 吴昌硕绘

菊用点梅毛笔,调淡墨勾画出菊花头;添画叶子时要注意疏密、大小的变化。待墨半干时,勾画叶脉;画枝干要穿插错落;用羊毫笔调藤黄,笔尖少蘸朱鳔色,分两三次染花;根部可加淡淡水增加画面层次厚度,渲染气氛,注意对角示构图,上下协调。

晚最香 邱得镜绘

陈洪绶 《寒香幽鸟》详情查看>
徐渭 《竹石》详情查看>
石涛 《梅竹双清》详情查看>
郑板桥《墨竹》详情查看> 朱耷 《梅花》详情查看> 元吴镇 《墨梅》详情查看>
赵孟坚 《墨兰》详情查看>

阮成森 《高风亮节》详情查看> 吴宗易 《踏春》详情查看> 龚泽军 《红梅迎春》详情查看>
卢葆桐 《铁骨寒春》详情查看> 卢葆桐 《松梅图》详情查看>
卢葆桐 《江南一枝春》详情查看> 周海歌 《兰草》详情查看> 阮成森 《竹林闲趣》详情查看>
张少武 《雪梅》详情查看>
阮成森 《梅兰竹菊四条屏》详情查看>